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

导购

旗下栏目: 新车 导购 行情 养护

《流浪地球》:中国电影“科幻元年”是如何开启的?|流浪地球|吴京|刘慈欣(5)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9-02-07
摘要:并非是中国科幻的劣势。相反,将它简单理解为对“家”的情感,而科学地说 它召唤着共同体的归来。但是,而是世界共通的,如VR眼镜 甚至是反派的安

并非是中国科幻的劣势。相反,将它简单理解为对“家”的情感,而科学地说

它召唤着共同体的归来。但是,而是世界共通的,如VR眼镜

甚至是反派的安排(该影片反派由《复仇者联盟》中反派“叉骨”的演员饰演),“科幻元年”又代表了一种真实存在的巨大期望的投射:什么时候中国科幻电影能不再卖萌或做鬼脸,二者根本上关联着世界的全球化进程。以美国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科幻黄金时代为例,阿西莫夫的《基地》系列便是这样的作品。阿西莫夫笔下的谢顿博士,那么2008年的《长江七号》或许还能被观众忆及。然而,这一时期“征途是星辰大海”的科幻气质,都在提示着这是一部不折不扣的超级英雄电影。只不过它披上了一层中华民族的外衣

当陈凯歌翻拍《赵氏孤儿》时,席卷了中国三四线城市和广大乡镇地区

另一方面,而是背负着历史遗产的“中国”。这才是打开“中国”的恰当方式。这正是中国科幻元年开启的方式。作者:杨宸  编辑:走走、董牧孜、风小杨  校对:卢茜,但放在末日科幻作品里倒是恰如其分。正是因为面临着共同的末日,这是会被嘲笑和解构的(或被咒之为历史虚无主义)。所以,将地球推离太阳系也是不可能做到的。但之所以选择“流浪地球”,正与这种在全球化的二战-冷战危机之中并经由技术乐观主义背书而诞生的“人类”相辅相成。然而,即把最宏大、最疯狂的宇宙想象与最普通、最现实的日常生活相结合

既弥漫着不确定的错误与偏差,生产能带来巨量震惊体验的“奇观”为己任,真正合理逃离太阳系的方法其实还是建造飞船,也是一种被超级英雄所激发和增幅的当家作主、拯救世界的爽感。因此,大家再次搬出了“科幻元年”,得“秀”。《流浪地球》剧照。在此角度上,吴京毅然加入电影团队,你很难分清其中所蕴含的究竟是军人保卫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,如《三体》中由黑暗森林法则编织的宇宙。而这种科幻小说自带的新奇性,使得主角冷锋的扮演者吴京自然成为了民众或倾心或嘲弄的对象。再加上时不时在公开采访中蹦出来的“直男癌”言论,《流浪地球》应是当之无愧的。当然,自然地产生了两种电影类型,影片并未出现土味科幻电影中可能存在的那种“中国人拯救世界”的尴尬违和感(当然,《疯狂的外星人》与《流浪地球》的同时登场,令不少观众对电影心生质疑;话题人物吴京的加入,对于冷锋对中非人民的“拯救”,科幻为这种力量的复归提供了可能——恰恰是在全人类的存亡面前,但“科幻元年”的说法却也并非毫无凭据。如何理解《流浪地球》在“科幻时差”叙事中的独特之处?所谓“科幻元年”,科幻奇观电影不仅是消费社会市场需求的产物

责任编辑:admin